我们的使命

西藏基金成立于1981年,西藏基金的首要任务是保护藏人独特的文化和民族特性。我们的目标是促进自力更生,并促进流亡藏人社区的凝聚力。作为主要的资助机构,我们与西藏人行政中央密切合作,推进教育、流亡人康复、宗教和文化保护,以及为居住在印度、尼泊尔和不丹的14万多名流亡藏人的社区发展。在西藏,我们的支持对象是孤儿院、眼科保健和其他卫生项目和教育项目,这些项目帮助贫困和边缘化的藏人。

我们的故事

西藏基金成立于一九八一年,当时国际社会似乎已经遗忘了西藏人民的困境。自一九五九年开始流亡以来,流亡藏人的生存依赖于印度、尼泊尔、不丹、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委员会、外国捐助机构以及流亡者自身的坚定信仰和坚韧不拔的精神。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人道主义援助的力度开始下降。在这个西藏流亡历史上的关键时刻,一小群美国公民和居住在美国的西藏移民建立了西藏基金。当尊者达赖喇嘛在198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西藏人民的困境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此后,西藏基金迅速发展,与基金会、政府机构和个人捐助方建立了机构关系,以帮助西藏社会。

最重要的支持来自于美国国务院,他们在一九八八年开始资助西藏奖学金项目,扶持了四百四十四位藏人完成了研究生阶段的学业; 一九九一年,国会授权的人道主义援助赠款在加德满都、德里和达然萨拉扶持了近十万名流亡藏人,并支持他们的医疗、教育计划和接待中心; 阿旺群培奖学金项目于一九八八年将九十六名西藏境内的学生从西藏送往美国学习; 互联网自由项目提升了藏人行政中央的网络安全; 二零一二年西藏教育计划扶持了流亡藏人社区的教育; 二零一四年的西藏卫生系统能力加强项目,为西藏人民实现了全民健康覆盖和卫生服务; 二零一五年的尼泊尔地震救援计划,重建了受尼泊尔地震影响的西藏社区; 以及美国国际开发署2二零一六年的西藏自力更生和恢复能力项目。

在过去三十六年多的时间里,西藏基金管理着美国联邦政府的拨款,并与藏人行政中央密切合作,以解决印度、尼泊尔和不丹的西藏难民社区的总体需求。除联邦政府拨款外,西藏基金还从家庭基金会和个人捐助方筹集了数百万美元,用于支持包括基础设施建设、文化保护、赞助和蓝皮书项目在内的各种项目,而非藏人可以通过这些项目来支持西藏人民。

一九九四年,西藏基金启动了一项计划,解决西藏藏民的医疗、教育和经济需求。一九九八年,美国国务院公民交流办公室开始资助阿旺群培奖学金项目,该项目使西藏基金能够支持来自西藏的学者和专业人士进行教育和文化交流,并发展西藏的教育项目。我们支持了西藏的眼科护理项目和几家孤儿院,并为有资格的学生设立了高等教育奖学金。

每年成千上万的流亡者的到来给现有的移民安置系统造成了严重的压力。西藏基金将继续致力于加强流亡社区,因为西藏文化和民族认同在此得到持续发展。

主席的话

LN

亲爱的朋友和支持者;

西藏基金的故事,是西藏人民经过几十年的动荡和流亡,坚持不懈和大智大勇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生存和文化的延续和国家认同的故事。这也是我们许多慷慨捐款者帮助创造的一个故事。

自一九五九年以来,超过十四万的藏人逃离家园,到印度、尼泊尔和世界各地避难。在尊者达赖喇嘛和藏人行政中央的领导下,藏人建立了新的民主制度,在西藏的宗教文化传统得以保存的地方建立了定居点,西藏人民作为一个民族,将一直坚持下去,直到我们返回西藏的目标得以实现。

 

 

延伸阅读!

我们的标志

双头鸟是唐卡(藏传佛教绘画)中的一个传统主题,象征着西藏早期伟大的学者及翻译家。这些精通两种语言的大学者及大翻译家,通过将梵文和其他语言的宗教文本翻译成藏文,为藏传佛教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因此我们选择这个主题作为西藏基金会保护西藏独特文化和宗教使命的象征。绿色是达赖喇嘛尊者诞生的吉祥色。 达赖喇嘛尊者是我们的荣誉赞助人,长期指导着我们的工作。这个标志是由藏人艺术家罗桑嘉措先生设计的。

您的捐助对西藏基金会至关重要

您慷慨的捐赠不仅使我们能够将100%的捐款用于满足西藏人民不断增长的需求,

设计更多更好的项目,而且可以支持这些重要项目的可持续发展。